女票

乡愁

羡澄be,又名《回家的诱惑》(并没有哈哈哈)

魏无羡如断线风筝,飘飘荡荡孤孤单单过了这么许多年,终于落在姑苏蓝家的屋檐上。纸鸢变家燕,他在伴侣家落脚筑巢。喁喁细语,浓情蜜意,安乐窝里睡饱后看碧空大雁阵回。
大雁,明明没有线牵引,为何还是人字排开,彼此招呼着回家呢?

江澄曾有只大雁风筝,可惜断了。

那时,他们在云梦汉口滩上放风筝 ,鹞子入青冥,左撩风,右掠草。
"魏无羡你别过来,管好你的燕子风筝,扎到我了!!"
"江澄,天空这么窄,不如我们挤一挤罢~~"

这哪里是挤一挤,分明是较劲,江澄一边想着一边放线,试图比魏无羡放得更高。于细枝末节,无关紧要之处争风斗狠,乃是云梦双杰年度保留的情趣项目之一。

一阵劲风袭来,江澄的雁子风筝果真断了线,他把手摇线车一扔,懊丧无比。
魏无羡见他愁容,也断了自己的绳子,两只风筝竟绞在一起,不知落到何处去了。
他拍拍手,叹道:"就算是落,也落到一起去了。"
江澄一怔,显然这不是什么吉利的话,却听得他心莫名一暖。

嗅到熟悉的味道,想是伴侣给他做了莲藕排骨汤,魏无羡不回头也能想象得到,热气氤氲着那副温和面孔,那样的场面。

该回去的不回,不该怀念的怀念。风啊,请原谅这只贪图南方温暖,失阵的大雁。

评论(2)

热度(10)